信步闲庭

日常博主,偶尔瞎写

今夜月色很美
风也温柔

【镇魂训诫同人】番外一的梗 4
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


熬夜更文,很抱歉草草结尾,铺垫了半天没写出什么,不打tag了。
本章ooc预警,昆仑筋的bug依然存在。
现在这个情况太糟心了,我实在写不动了 不忍心虐,大噶理解一哈。
一开始打算写完就不开镇魂相关了,剧版结局有点扎心,想写点什么,看到番外又不想写了,大家从作者priest大大那得到安慰了,我没有写的必要了。
忽然下架。
我争取后面产一点点小甜饼吧。



现在终于明白,还是错了,还是辜负了,在辜负自己的同时,辜负了一种那个人交付给他,他也答应接住的,叫做“真心”的东西。



“没有下次。”赵云澜沉声说。



没有下次。

熟悉的话,上次听到是汪徵那小丫头片子作死。



不管是昆仑还是赵云澜,他还是他。脸臭架子大,却把每个人放在心尖上护着。



“我说过我不打女人,我可没说我不打老婆。”深情不到三句,就开始油腔滑调。



沈巍终于笑了,笑得极浅淡,他知道无论是对对方还是对自己,这件事终于要过去了。



“啪”这是第一下真正意义上的惩罚,比刚才话没说清时的提醒警告重一些。



“啪”

……



赵云澜其实从开始就不怎么下得去手,木着脸勉强抽了十下,就停了。把家伙放下揽起了沈巍。


两个人的眼睛都红了。


赵云澜见不得沈巍这样,也受不了自己这样,别过头去看见了那昆仑筋,依旧泛着微弱而暖的金光。



也不知道是气这东西刚让沈巍遭了点罪,还是气几千年来因为这东西沈巍吃了太多苦,亦或者两者都有,赵云澜看着原来自己身上物件特别不顺眼,心火直冲大脑就要把这稀世珍宝毁了。


“别!”沈巍赶紧冲过去抱住赵云澜制止他,“你要是还没消气……怎么样都行。这是你送给我的东西,能不能,留给我啊。”



“宝贝儿,我不生你气了,你这不是以后也用不上了嘛……我就……哎算了,我这不是生自己气嘛。都过去了,你愿意留着就留着,我这以为带给你的都是不好的回忆……”赵云澜越说声音越小。



怎么会是不好的回忆呢?

他们都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沈巍只是虔诚地再一次收好了昆仑筋。

有你陪伴的每一天都值得回味。

而没有你的每一天,它都代替你陪着我。

从未分开。

下架了?
喵喵喵?
成吧,
我争取今天更完


心情复杂

【镇魂训诫同人】番外一的梗 3
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 
絮叨如我写到3还是没写完
本来差不多的
今天状态实在不佳,感冒了,昏昏沉沉的
昨天答应了今天更文,今天更先马一段,凑合看
晚了点,但还在十二点之前就算今天

昆仑筋的bug实在不知道怎么圆,可以当做鬼王成圣后不需要昆仑筋强升神格了,或者就当私设吧



赵云澜一愣,“抱歉,我不是有意教你难堪,昆仑筋和戾气罡风犯冲,你修补黑袍需要损伤元神。要不……要不你变回来吧。”

鬼族生而不知耻,沈巍长时间克制鬼族的天性,格外脸皮薄。沈巍明知道是自己没理在前,自己也说了怎样都可以,还是忍不住羞,恢复了沈教授西装眼镜的样子。



赵云澜也不客气,一下一下落。沈巍是极克制的性子,难忍就要去咬胳膊,赵云澜赶紧拉住,生怕沈巍再给他表演一个咬胳膊咬到血溅三尺。



“你就不能好好的吗,”赵云澜深感心累。“有话好好说,有问题好好解决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啪”这一下来得突然且格外重。沈巍惊得一哆嗦。


“我……我尽力在好好解决问题了,现在问题也解决了……不是吗?”


“……你那叫解决问题?你那叫制造矛盾!”赵云澜被气到装逼都装不下去了,也不在乎自己现在看起来是昆仑,赵云澜本性都被气到炸出来了“沈巍同志,我作为特调处处长,觉得你思想觉悟特别有待提高。特别需要团结一致的精神武装头脑!年底dang校培训名额不让祝红去了,我觉得你比她合适。明儿你就把入dang申请书写了,我做你的介绍人!所以你是觉得以后一定都太平了?特调处不需要存在了?挂一个两个无所谓?还是觉得以后太闲了搞搞办公室派系斗争,瞒着事情大家猜解闷儿?我说没说过特调出有一个算一个谁都不!许!出!事!我靠。平常出任务都不许一个人,这种事你一个人,沈老师还真是……”


“我错了!”沈巍再也听不下去了,猛地拉他的袖子,急忙开口打断他,“真的。”



这是沈巍今天无数句“对不起”后第一句“我错了”。



从前觉得不管怎样,只要那个人要,无论是道歉还是别的,他都可以毫不犹豫地答应。今天他不断的“对不起”,从不是觉得自己真的做错了。

他恪守一句诺言,付出生命的代价又怎么了?因那个人生,为那个人死。

谁能指责他什么?


要指责,无非就是说什么他不珍惜自己,辜负了自己――他实在觉得自己没什么值得不被辜负的。



现在终于明白,还是错了,还是辜负了,在辜负自己的同时,辜负了一种那个人交付给他,他也答应接住的,叫做“真心”的东西。

今天刚到家
恢复恢复体力
也许晚上更
也许明天

和关注我的各位分享一下美景吧

现在还在车上没吃晚饭没到宾馆
路上估计没法更文了
回家再说吧
大家可能需要等一段

感恩
比心

【镇魂训诫同人】番外一的梗 2
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

关于更文,絮叨且更文速度慢,这次已经是我更文最勤快的状态了。

13号出游,我争取在这之前把这个梗写完,不晾大家太久。



他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理了理思绪让自己保持冷静清醒,用平和得快成陈述句的语调发问:“跪什么?”

赵云澜越平和,越接近沈巍遥远记忆中的昆仑君,沈巍就越不安――他们的过往早就湮没在无垠的时光里,经年累月,就成了心结。现如今仿佛时光重叠,再见面,曾经的敬与爱,自己妄图消去记忆的悔与怕,一时间不知道哪个占了上风。而听从他的话已成了自己的习惯,几次张口想回答,都是连一个“我”还没吐清楚,便不知道怎么说下去,我我我,我了半天。

赵云澜早料到如此,着手泡茶。

一扬手,温具。

置茶。这回不是翻箱倒柜的铁观音了,昆仑掌管各路名山大川,好茶自然不少。

再一扬手,旁边晾水的敞口玻璃瓶盛满了白雪,还带着几棵松针。

至此还没有像样回应,纵是对沈巍了如指掌,有心理准备,也还是忍不住再次开口:“过来。”赵云澜忍不住埋怨昆仑,天大的本事都教了,怎么就没教他正常交流好好说话?

沈巍还是下意识地照做,膝行着蹭过去。赵云澜看到沈巍的膝盖已经在沙发茶几压着的地毯上了,算是松了半口气,继续泡他的茶。到底是肉体凡胎,完成这些尚需要分神。扬手伸向玻璃瓶,白雪很快消融了,慢慢开始有细细的气泡,冒着热气。

沈巍总算想起来怎么张口了:“大不敬之地一别,巍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虽时有力所未逮,巍,幸不辱命。”朝思暮念的人一朝得见,咬牙坚持的意志就不那么必要,精神松弛又倍感陌生。除了天下苍生当然也想说心路历程,说委屈,说煎熬,说暗夜前行内心仍有他的话带来的光亮……只是都是些小情绪,成不了气候。

又何必再提呢。

赵云澜茶也泡好了,只是听了这一番答复心烦意乱,分了茶一口没喝打开了扇子。大庆给他弄的“我特有文化”五个大字已经没了,是素白的扇面。“若为复命,大可不必。从前不是命令,是期许。鬼王建立轮回,功德圆满,生出三魂七魄,脱胎成圣,值得庆祝。”赵云澜最擅长的就是打太极,你强硬他更强硬,你软弱他就示弱,你公事公办他就奉陪到底,“神农尝百草,日遇七十二毒,得茶而解。我来的匆忙,暂且以茶为薄礼。”赵云澜双手托起茶盏,递给沈巍。

沈巍双手接过,喝也不是,不喝也不是,他只觉得今天说多错多,犹豫着继续开口:“巍……巍一时糊涂,自作主张,想要……想要消去你……您的记忆……轻……轻慢不敬。巍请求您原谅。”

“你说要过平凡人的一生,要至死方休。”赵云澜说到这忽然明白了什么,“你抱了必死的决心吧?也难怪。沈巍,你好狠的心。什么至死方休,至你死,我连怀人都不能吗!”

“……”事已至此沈巍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。赵云澜说的,他没什么好辩解的,而自己脸皮薄,实在没法做到自己亲口说出来我这件事做得混蛋。

“我给你的东西呢?还在不在?”赵云澜只好接着打破沉默。

沈巍把一直双手托着的茶盏放在一边,先是摘下挂坠,又恢复了斩魂使的模样,从黑袍下贴身的地方取了昆仑筋,千百年了,依然泛着柔和的金光。

昆仑没有想到沈巍千百年如初把昆仑筋贴身带着。自己当初用昆仑筋强升了沈巍的神格,把昆仑筋留给他还有另一层用意:昆仑筋是奇珍异宝,千钧一发之际可以保命;被胁迫时也可以以此为交换条件,解燃眉之急。然而这么多年过去,危机重重,哪怕咬碎了牙也小心翼翼地留着这昆仑筋。

今天看来有第三种用途了。

赵云澜工作上是个好领导,没有动私刑的习惯,一时间真的没什么趁手的物件,就是真有,他下手也不一定有轻重。唯一用惯了鞭子,镇魂鞭不好用在沈巍身上,昆仑筋不会对已经成圣的沈巍造成伤害,才有此一问 。

他接过昆仑筋,拉起沈巍放在沙发上扶着靠背,抬手就是一下。黄泉之下的戾气罡风化作的黑袍瞬间残破不堪,又忽而恢复了原样。赵云澜轻轻把黑袍往上撩,沈巍半转过身子“别……”脸红透了,全身微微发抖。

赵云澜一愣,“抱歉,我不是有意教你难堪,昆仑筋和戾气罡风犯冲,你修补黑袍需要损伤元神。要不……要不你变回来吧。”

【镇魂训诫同人】番外一的梗 1
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训诫预警

前面一大段都是番外一只有删减没有改动
看过原著的可以略过从横线后面看

另外我现在也很迷茫到底是澜巍还是巍澜,介意勿看,tag打错了请指出,拒绝一切形式的撕逼与谈人生
  


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无所事事地扫了半天的雷,直到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,办公室的门才又一次被推开了,大庆露出个黑黢黢的猫头:“哎,有人找。”赵云澜诧异地抬起头来,防辐射眼镜从鼻梁上滑下来一点:“我没接到预约……”大庆也不理他,原地转了个圈,用屁股顶开了办公室的门,对身后的人说:“进来吧沈老师。”

赵云澜看清了门后的人,脸色以光速沉了下来,然后他漠然垂下眼,平平板板地说:“先生报案请找当地派出所,我们不直接受理。”


沈巍大概是刚从学校回来,手里还带着一打教案,无奈地笑了一下:“云澜……”


“你是谁呀,别叫那么亲热,我不认识你。”赵云澜截口打断他,“对不起啊先生,我前两天刚撞过头,不知道怎么的失忆了,脑子也不大清楚,近期不适合接客。麻烦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,谢谢。”


严格来说,这是那次事件之后赵云澜的第一个工作日,沈巍整整昏迷了一个多礼拜,赵云澜就默默地守了他一个多礼拜——不过后来沈巍醒了,并且确定他没什么事了之后,赵云澜就二话不说,翻脸不认人,转身把沈巍丢下,自己离家出走,出去住了。



沈巍刚想说什么,赵云澜桌上的一个提示下班时间的闹铃响了,这男人以让人看不清的手速关电脑收拾东西下班,拎起大衣和包就往外走,边走边说:“哎,先生你让一下哈,我们要下班了。”


沈巍一把拉住他的手腕: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
“哟,”赵云澜眨眨眼,压低了声音,似笑非笑地说,“对不起我?你对不起我什么呀?想好了再说啊友情提示,我这辈子最讨厌背信弃义的人。”


沈巍顿时被他堵得没了言语。黑猫大庆事不关己地舔舔爪子:“哎哟,虐恋情深。”


赵云澜抽了抽自己的手,抽不动,他皱着眉说:“你还有什么事,快点说,我这下班还在酒店约了人呢。”


沈巍的手紧了紧,可他毕竟不是油嘴滑舌的人,不知道怎么说,憋了半天,还是一句“对不起”。


赵云澜嗤笑一声,一边试图甩开他,一边敷衍地说:“没关系,行了吧?你是不是还要‘敬个礼’和‘握握手’的环节?”


“哎哟,急着和人开房啊,”黑猫贱兮兮地拖着长音说,沈巍低头看了它一眼,就听它不慌不忙地喵出了下一句,“借他个胆子他都不敢。”


赵云澜:“……”这个吃里扒外的小畜生!


这时,对面刑侦科的一群人也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了,林静率先走出来,一见着情景,先愣了一下:“哟,沈老师好,来堵人啊,堵得真寸!”


楚恕之跟在他后面鼓掌:“真寸!有技术含量!”


祝红一边翻着手机里的小说,一边头也不抬地报出了一个酒店名和房间号:“我觉得夜袭也是个好主意,精神上的分歧可以用肉体上的和谐来解决。”这姑娘似乎已经在短短的十几天里就三观尽碎,然后通过某种渠道,意外地修炼出了“爱他就看他被人压”的诡异精神境界。


郭长城最后出来,锁好门,有礼貌地说:“沈老师好。”然后他虽然不明情况,却居然破天荒地多说了一句:“赵处别生气了吧,前一阵子沈老师受伤的时候不是还担心得要命吗?一直守在床边,都没顾得上休息呢。”


前面的前辈们一同回过头来,在郭长城完全不明所以的目光中,集体冲他竖起了大拇指——少年,正中红心,干得好!


郭长城满脸迷茫,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无意中把领导黑了个底掉,即将面临整整一年的小鞋生涯。


赵云澜:“……”这一群吃里扒外的小畜生!


转眼众人鸟兽散了。


终于,余晖布满的楼道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。

沈巍沉默了一会,轻声说:“还是不肯原谅我吗?”


赵云澜扭过头去,忽然对外面的天气发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
沈巍嘴唇有些发白,赵云澜硬下心肠不看他,转身就要往外走,可还没来得及迈腿,忽然身后一声响,他猛一回头,沈巍竟然给他跪下了。


赵云澜:“……”


“你这干什么?”赵云澜弯下腰拉他,“有病啊你?起来!”


沈巍一声不吭。


赵云澜:“起来!”


沈巍依然一声不吭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赵云澜身上方才一身滚得起皱的风衣豁然成了一件长袖博带的青衫,就像千万年前,浮光掠影般地出现在洪荒往事里的那个人。雪山与松柏的香气盈满一室。
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
“好话歹话都说了,你若执意如此,我也不是当不起。”他转过头,再一次对窗外的天气产生了兴趣。不足一刻,余晖已经暗淡了许多,“上夜班的那些快来了。我走了,你随意。”那些也是见过并且知道沈巍斩魂使身份的,即使局面如此尴尬,自己意难平,还是不忍也不愿让沈巍更多一分难堪。



说完便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,到门口已恢复了他不修边幅的样子。



沈巍只好追出来紧跟着赵云澜上了车,赵云澜没有轰他,只是全当他是空气,一脚油门向家的地方开去。



到家锁车上楼随手扔了钥匙,赵云澜火也消得差不多了,一路上脑子里都是在沈巍家卧室看到的,加上现在有了昆仑的记忆,刚坐稳当,就化了形,想着许久未见好好聊聊天――反正沈巍想消去他记忆的事也没得逞,五千余年受了那么多苦糟了那么多罪都走过来了,凑合过呗,还能离咋的?大不了以后慢慢说。



沈巍刚进门的时候还一脸愧疚,止步不前,正准备低头,脸已经红一半了,看到油盐不进的赵处成了大荒山圣昆仑君,迈开步子就走了过去,咚的一声,又跪下了,比刚才那一下还坚决。



赵云澜:“……”。刚理顺的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。昆仑的记忆等等的软件,加上几十年行为举止习惯成自然的编程,和普通人身体的硬件让他一瞬间陷入茫然。更冲击神经的是,刚才是特调处水泥地,现在是大厅大理石瓷砖,沈巍你到底想干什么?这是谁和谁过不去?



他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理了理思绪让自己保持冷静清醒,用平和得快成陈述句的语调发问:“跪什么?”


待续